柚熙

HQ!! / 唱見 / MHA

「我回頭,發現不知不覺已漫步老遠的路;我再回頭,才發現前方仍是遠途。」

封面繪@Usagi

【HQ/兔赤】苔生之處

 
 
 
《苔生之處》
  
  

  
  

  
(一)
 

 

  偶爾他會陷入那個畫面。
  

  有個人總是背著他,銀白髮絲被微風勾著飄晃,在陽光下閃爍,閃爍得赤葦幾乎要看不清。他數度伸出手,卻怎麼也勾不著;他想開口,卻發現忘了對方的名字。
  

  而在那人回頭前,所有畫面乍然結束,像是撲空一般,只剩他在黑暗中壓著心跳以及沒來由的悲傷。
 
 

  

 

 

 
 
 
 
(二)
 

 

  「記得,要多外出走走,曬太陽對身體與精神都很好的。那麼一個月後再回診,這段期間藥有需要隨時都能領。」
 

 

  午休前的最後一診結束了,赤葦偷偷伸個懶腰。完全走進辦公室以前就能聞到咖啡香,他一面...

【MHA/勝出勝】煙草

 

 
《煙草》

 
  
 

  「你能對我毫無保留嗎?」
 
 
 
 

<
 
 

 
 
  ——你能對我毫無保留嗎?
  

  
  聞言,爆豪勝己手裡的東西幾乎是半丟半滑落地被他擱置到了地上,他往對方的方向走去,這一步步踏得很緩慢,最後卻把綠谷逼到了牆邊。
  

  「你有著該死的敏銳的觀察力。」
  

  他瞇著眼說,不大聲,而被困住的那人收回了方才的瞪視,半別開臉。爆豪勾起嘴角,湊到對方耳邊,吐出的氣息很燙。
  

  「況且我不像你,」他戲謔地咬著字,「心裡所想,不見得敢表現於形。」
  

  看著對方明顯焦躁的身子,爆豪真想一口咬上那耳朵,沒想到下一秒卻被推開,用力得他險些跌倒。...

【MHA/勝出勝】Our time

  

  
《Our time》
  
       ——副標題:太陽雨
 
 
  
 
01.
 

 
  綠谷出久轉醒的那刻幾乎同時坐直了身子,下一秒整張臉都皺起來了,他扶額,彷彿有幾顆炸彈在腦袋裡肆虐過。
  
  何時,何地,又是怎麼了,他使勁兒在昏眩中思考,身體狀況的衰弱不減他心裡無從說起又揮之不去的緊繃,這令他十分不安。
  
  呼叫聲、火災、逃竄的人群、朝自己倒來的建築物……
  
  綠谷像是被電到一樣渾身一震。
 

 
  剛才在戰鬥啊!
 

 
  他馬上想爬起身,身子幾分不對勁,雙手壓進了鬆軟的土壤裡。大事不妙,自己昏迷多久了,真的糟糕了。他想,然後回過身,下一秒,又重新跌回草地上,屁股發疼。
  
 ...

一些告知

  
是這樣的,QQ被盜號了orz...(如果給朋友們發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訊息造成困擾真的非常抱歉)

再加上前陣子許多app的聊天紀錄給弄不見了,非常慘也非常亂,也只好發這篇文來尋人&通知了orzorzorz...

希望想加回來的朋友能在這裡傳個訊息給我Q_____Q

(或者是新朋友?)

  

第二件事情,這陣子,或是未來好一會兒,大概更文速度會放很緩很緩了。

升上高二了!之後要好好加油!

雖然說這樣的話還帶了點自大不妥,但是,如果真的讓誰失望的話我很抱歉,也坦承,我是讓自己失望了,但不得已。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各方面都全力以赴了,希望我能把所有事情處理好,按部就班,才可以多...

【そらまふ】
  
  
——《重量》
  
  
  

  我注意他很久了。
  

  從他踏入這裡的那時候開始。
  
  

  
  這是一間染上菸草味的小酒吧,躲在城鎮的某個低調的角落。幾乎每天晚上,我坐在一處角落,連指頭都熟悉了杯子上的紋路,摩娑著粗糙。上頭的微弱燈火會隨著人們腳步而擺晃,木頭地板也是,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
  

  包括那人亦是如此。

  
  他走了進來,他徘迴,地板吱嘎地叫。
  

  ——而他的步伐卻比誰都要搖晃,大抵,連頭頂上的燈也是。
  

  職業病,我開始注意他。
  

  燈光昏暗,門開了縫便有凜寒偷偷溜進。我見他慢慢把大衣上的白雪拍掉,見他躊躇,再見他忽然往某桌...

【まふそら】時間差

  
  
  
《時間差》
  
  

  

  
  「晚飯好啦,趕快出來吃——」
  

  門板被敲了數下,是一貫的俐落節奏。藍筆旋轉了一圈被重新捏住,そらる想應聲,目光卻滯留在眼前的數學題目上,怕一不注意就放溜了想法,聲音也遲遲咬在嘴裡。
  

  「等……」
  

  又是幾下清脆聲響,不疾不徐,不令人討厭。筆尖圓珠在紙上滾動,也是不疾不徐,算式落下,そらる總算起身。
  

  媽在催啦。外頭喊著。
  

  噢。他揉了揉額應聲,推開房門,只見一頭銀髮的少年正笑咪咪地朝著自己。
  
  

  「太慢啦,哥。」
  
  
  

  
  

  
  
<
  
  

  
  
  

  
  
  ...

【そらまふ】某月某日天氣晴

  

  
《某月某日天氣晴》
  

 
 

  『不,我怎麼會覺得你無聊,當然不會。聽好了そらるさん,我愛你,跟你在一起總是最開心、最舒服的。就像……就像你前幾天作文用的那個詞,記得嗎?對對,像是藍天白雲。哎,你別看起來要哭了似的,我會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啊……笨蛋……』
  

  

  
<
 

  

  
  睜開眼睛的話,會發現拉出三角形光影的日光停在自己右手掌旁,很安靜,微亮。一向如此。

  而若是盛夏,這暖光會在床單上映得更高些。

  畫面太理所當然了,大抵就跟半夜隱約覺得哪裡痠痛於是翻了個身,或是睡前剛洗好澡而墊在枕頭上的毛巾在耳邊磨擦出細微又無法避免的聲響,一樣地自然而然...

【HQ!! 黑研/兔赤】逆時光膠囊

  
  
《逆時光膠囊》

 

 
 

  敬啟、三十年前的我
  
  
  昨天收到你的信了。我發現,你想傾訴的似乎一直都很多。
  
  現在的我大概也和你一樣。
  
  寫下這句的同時,你我心心念念的那人正靠在我肩上,冬天的風把他的鼻子凍得紅通通的。能想像到吧?
  
  
  
  
  
  那是一個一如既往的早晨,黑尾鐵朗在不變的時間起床,窗外微曦、風鈴、枝椏依舊,冬日讓他的鼻子有點發疼。
  
  ——那大概要是一個一如既往的早晨才對,但黑尾坐在床邊,怔怔地看著手裡的信紙卻不知如何說服自己。
  
  重新拿回信封,指腹摩娑著牛皮紙質。致黑尾,他念了出來,第二次了。
  
  一早的房間還未開燈,稀薄日光從落地窗...

【HQ/兔赤】桜と君

  
  
  「赤葦京治。」

  
  那年的櫻花是遲開了。他抬頭,彷彿在眼前看見一位身穿和服的少年,五官清秀,乖巧的黑髮微捲,像是湖水的眼瞳輕輕瞅著自己。

  一陣風,那衣袖飄晃,黑髮亦是,而櫻花落到了對方頭上。

  他伸手就想碰。

  
  赤葦京治。

  
  忽然,把他拉回神的是幾乎從手裡逃走的入社單。木兔光太郎趕緊把紙張重新攥在掌裡,再抬頭,風與落櫻讓他瞇起眼睛,方才的和服人兒消失了。

  而他看見梟谷高中的制服,一頭微捲黑髮,與斂下的眼眸。

  木兔張了嘴,怔怔地看著黑髮少年點個頭後、轉身走離。一步、一步,都踏著春,緩慢卻紮實地映在木兔的瞳裡。

  他不知道自己花了多久,才...

【HQ/黑研】他的貓

  
  
  「研磨,我買貓飼料回來啦,附近超商沒了所以繞遠了點。你洗好小花了嗎……你、你……」

  ……

  「……研磨,你吃了小花嗎……?」
  

  

<
  

  

  
  黑尾鐵朗今年快二十歲了,跟戀人火辣同居中。和對方一起洗澡,當然好幾次了;幫對方洗,也沒有少過;跟對方在浴室裡做,更不用說。然而戀人開始排斥洗澡,需要他半拖半求地帶進浴室,這倒真是沒遇過。

  
  「孤爪研磨,壁紙快被你抓爛了——」

  
  他從牙縫裡擠出話,圍住研磨腰部的雙臂沒有鬆開。他們卡在浴室門口好半晌了,各不退讓。

  黑尾鐵朗承認,自己平時挺不拘小節的,所以此時對戀人的要求並非他潔癖或嚴以...

下一页
©柚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