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熙

HQ!! / 唱見 / MHA

水面に花火ら落ちていく夢、あなたと見てたら覚めていく。

《给你》


 
 我需要浸泡在空调吐出的冰冷空气中,或是一个庸庸碌碌后的冬夜,方能入睡,却厌恶气流直接撞上肌肤,拉扯毛孔,挑拨敏感,仅仅似空无一人的寂静的蜇咬;

 我需要一部感性至极的电影,需要偶尔的一场放肆大哭,藏掠他们眸里闪烁的大爱小情,抑或与自己重叠的那五釐米,却不想被其他情节提醒,我的生活並不比电影真实;

 我也需要一首轻快的歌,为之踏上回家的路,大风使我的衣袖翻飞,看来也许一瞬的洋洋得意,却不願意识,我还差了一条可以奔跑的滨海公路,差了月光,差了朝向东方的地平线;


 
 我需要你,却也不想需要你。

 
 
 
 

 我说深海里没有鲸鱼,也从来没有真正洒进的晨光,牠们无法忍受一片片沉下的被人遗弃的碎片,比海水要透明,比玻璃锐利,比潮流感性,比贝壳闪烁,也比鲸鱼悲伤。
 我说深海里没有鲸鱼,不然怎么每颗泡沫都不会笑,只是争先恐后上窜,最後发现岸上也没有真实的彩虹,含一口微曦破碎於粼粼波光中。
 我说深海里有沈默的梦想。

【现欧】苔

  
  
——〈苔〉
  
  
  
  偶尔他会梦见自己落在一片苔里,青色毫无空隙地蔓延,从一端的微曦爬向一端的昏暗,没有迟疑,看起来有如草原,可指尖的滑腻感告诉高现这远远比青草来得可怖。
  

  他很慢地坐直身,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双手从苔间移起,却无处可放,他环顾,不,是无处可去。这里一片空荡,且潮湿恶心,但时间越拉越长,他动也不动,被青绿包围,逐渐吞噬,逐渐融入,无助恐慌也从角落开始被捲食,极为缓慢地。时间与安静接纳了他,他忍受了它们。
  

  出乎他意料,却一如既往。
  

  高现不见得每次都能意识到自己在作梦,如果发现了,那大抵是在他最喜欢的秋高气爽之前的难耐夏末,或是一个雨后午后,或是他觉得寝室飘...

【HQ/兔赤】苔生之處

 
 
 
《苔生之處》
  
  

  
  

  
(一)
 

 

  偶爾他會陷入那個畫面。
  

  有個人總是背著他,銀白髮絲被微風勾著飄晃,在陽光下閃爍,閃爍得赤葦幾乎要看不清。他數度伸出手,卻怎麼也勾不著;他想開口,卻發現忘了對方的名字。
  

  而在那人回頭前,所有畫面乍然結束,像是撲空一般,只剩他在黑暗中壓著心跳以及沒來由的悲傷。
 
 

  

 

 

 
 
 
 
(二)
 

 

  「記得,要多外出走走,曬太陽對身體與精神都很好的。那麼一個月後再回診,這段期間藥有需要隨時都能領。」
 

 

  午休前的最後一診結束了,赤葦偷偷伸個懶腰。完全走進辦公室以前就能聞到咖啡香,他一面...

【MHA/勝出勝】煙草

 

 
《煙草》

 
  
 

  「你能對我毫無保留嗎?」
 
 
 
 

<
 
 

 
 
  ——你能對我毫無保留嗎?
  

  
  聞言,爆豪勝己手裡的東西幾乎是半丟半滑落地被他擱置到了地上,他往對方的方向走去,這一步步踏得很緩慢,最後卻把綠谷逼到了牆邊。
  

  「你有著該死的敏銳的觀察力。」
  

  他瞇著眼說,不大聲,而被困住的那人收回了方才的瞪視,半別開臉。爆豪勾起嘴角,湊到對方耳邊,吐出的氣息很燙。
  

  「況且我不像你,」他戲謔地咬著字,「心裡所想,不見得敢表現於形。」
  

  看著對方明顯焦躁的身子,爆豪真想一口咬上那耳朵,沒想到下一秒卻被推開,用力得他險些跌倒。...

【MHA/勝出勝】Our time

  

  
《Our time》
  
       ——副標題:太陽雨
 
 
  
 
01.
 

 
  綠谷出久轉醒的那刻幾乎同時坐直了身子,下一秒整張臉都皺起來了,他扶額,彷彿有幾顆炸彈在腦袋裡肆虐過。
  
  何時,何地,又是怎麼了,他使勁兒在昏眩中思考,身體狀況的衰弱不減他心裡無從說起又揮之不去的緊繃,這令他十分不安。
  
  呼叫聲、火災、逃竄的人群、朝自己倒來的建築物……
  
  綠谷像是被電到一樣渾身一震。
 

 
  剛才在戰鬥啊!
 

 
  他馬上想爬起身,身子幾分不對勁,雙手壓進了鬆軟的土壤裡。大事不妙,自己昏迷多久了,真的糟糕了。他想,然後回過身,下一秒,又重新跌回草地上,屁股發疼。
  
 ...

一些告知

  
是這樣的,QQ被盜號了orz...(如果給朋友們發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訊息造成困擾真的非常抱歉)

再加上前陣子許多app的聊天紀錄給弄不見了,非常慘也非常亂,也只好發這篇文來尋人&通知了orzorzorz...

希望想加回來的朋友能在這裡傳個訊息給我Q_____Q

(或者是新朋友?)

  

第二件事情,這陣子,或是未來好一會兒,大概更文速度會放很緩很緩了。

升上高二了!之後要好好加油!

雖然說這樣的話還帶了點自大不妥,但是,如果真的讓誰失望的話我很抱歉,也坦承,我是讓自己失望了,但不得已。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各方面都全力以赴了,希望我能把所有事情處理好,按部就班,才可以多...

【そらまふ】
  
  
——《重量》
  
  
  

  我注意他很久了。
  

  從他踏入這裡的那時候開始。
  
  

  
  這是一間染上菸草味的小酒吧,躲在城鎮的某個低調的角落。幾乎每天晚上,我坐在一處角落,連指頭都熟悉了杯子上的紋路,摩娑著粗糙。上頭的微弱燈火會隨著人們腳步而擺晃,木頭地板也是,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
  

  包括那人亦是如此。

  
  他走了進來,他徘迴,地板吱嘎地叫。
  

  ——而他的步伐卻比誰都要搖晃,大抵,連頭頂上的燈也是。
  

  職業病,我開始注意他。
  

  燈光昏暗,門開了縫便有凜寒偷偷溜進。我見他慢慢把大衣上的白雪拍掉,見他躊躇,再見他忽然往某桌...

【まふそら】時間差

  
  
  
《時間差》
  
  

  

  
  「晚飯好啦,趕快出來吃——」
  

  門板被敲了數下,是一貫的俐落節奏。藍筆旋轉了一圈被重新捏住,そらる想應聲,目光卻滯留在眼前的數學題目上,怕一不注意就放溜了想法,聲音也遲遲咬在嘴裡。
  

  「等……」
  

  又是幾下清脆聲響,不疾不徐,不令人討厭。筆尖圓珠在紙上滾動,也是不疾不徐,算式落下,そらる總算起身。
  

  媽在催啦。外頭喊著。
  

  噢。他揉了揉額應聲,推開房門,只見一頭銀髮的少年正笑咪咪地朝著自己。
  
  

  「太慢啦,哥。」
  
  
  

  
  

  
  
<
  
  

  
  
  

  
  
  ...

【そらまふ】某月某日天氣晴

  

  
《某月某日天氣晴》
  

 
 

  『不,我怎麼會覺得你無聊,當然不會。聽好了そらるさん,我愛你,跟你在一起總是最開心、最舒服的。就像……就像你前幾天作文用的那個詞,記得嗎?對對,像是藍天白雲。哎,你別看起來要哭了似的,我會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啊……笨蛋……』
  

  

  
<
 

  

  
  睜開眼睛的話,會發現拉出三角形光影的日光停在自己右手掌旁,很安靜,微亮。一向如此。

  而若是盛夏,這暖光會在床單上映得更高些。

  畫面太理所當然了,大抵就跟半夜隱約覺得哪裡痠痛於是翻了個身,或是睡前剛洗好澡而墊在枕頭上的毛巾在耳邊磨擦出細微又無法避免的聲響,一樣地自然而然...

下一页
©柚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