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熙

他是甩开大衣上冷冽细雪小心翼翼追着春天的魔鬼,是修饰至极的汹涌,是深爱和深陷。

そらる || HQ || 魔道 || 许墨

爱人:N° || 心头肉:℃、朝茶

【许墨】“似乎……有点被小看了?”

  
  我说错话了,眼睑被吻得一阵发颤,一万颗泡沫正顶上我的脚底蠢蠢欲动,忽地调色煽情的夕阳小声说着“请开始你们的表演”,远处被礁岩层层藏起的乐团不知何时改奏了慢慢绵绵的抒情摇滚,海风把声音吹得忽远忽近,轻声细语,欲拒还迎。平时一起看的黑白电影的黑白色人物彷佛随时要走进这个暮色下,一百句晦涩的台词即将搁浅,一百首情诗正热烈等着被吟唱,一只手指从我的后颈缓缓滑下我的背脊。

  情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那么欢爱也是。什么是鱼水之欢,什么成如鱼得水,什么似鱼贯而入,海水把我送给了许墨,而沙岸留了体面笔挺的许墨于我,一切似乎准备就绪——除了我。我说,许墨,饶了我,饶了我,声音已经像是素日被按在墙上细细...

【自白系列|许墨】白骨荼蘼

 
  如果她接受这样的我,我是不是已然如临死前的平静沉默。天色才初来乍到的赐给我一双视线,我虔诚的接受,我变得需要它。天色不发一语,竟再赠与我一张微光的毯子,我把它裹上怀里女孩的身子,裹了一圈又一圈,阳光爱抚她每一寸的肌肤,而我潜伏在这一片阳光里。她的头发长了,掌心的纹路却短了;她的领口皱了,心里的山洞变得细腻了,却还深深熟睡在我身边。她毫无防备,分明她是这个世界将我的心跳听得最清楚的人,分明她在泛黄的时光里收下我一个又一个的秘密,她却仍在眼前。我在清晨里一如既往的暗自惶恐,还吃力的卷捆起我的爱意,她与我之间没有距离,只留下重量,任我揉了一圈又一圈,埋首她的发间,依偎着融入灯火与黑夜。如果此刻...

【自白系列|李泽言】四季流金

  
  我不该轻易使用我的能力。时间是正道与逻辑,是天地万物的基底;时间亦是流金,是更胜去年红的芳华,是她眼里的柔软和冷清;时间是一切的意义,包括我的目标以及我的女孩,他们都切切实实踏在时间的轮廓之上。所以,我不应当轻易的使用能力。即便此刻,她正静静躺在咫尺之间,全世界彷佛都在呼啸让她于凝固的时光里沈眠,昏黄灯光轻轻亲吻她的眼皮,同她的睫毛细碎着起伏,同她的呼吸婆娑,再同她的呓语爬上我的衣角,我的胸口,最后从我的肩头一跃,投向窗外的无垠静谧。她今晚睡得很好,是六月雨季的眷顾。我将她的浏海拨开,将她搁上她一向喜欢的我的左边胳膊,最后将她的手掌摊开,放进我的手。她的体温再次告诉我她今晚睡得安稳,甚...

【自白系列|许墨】绣钥

  

  我又回去看她了。今晚的月亮像是孤岛,积雪是鲸鱼的白肚,诗韵濡湿了我的鼻尖,心底忽然感到一分毫的松落。我应当吗?我褪去手套,公寓的铁楼梯在脚下不可避免的发出声响,我在她家门口脱下大衣,拨去上头的柔软白雪,突然又不是那么轻松了。一个针似的念头飞快扎进我脑子里找不着的地方:我需要火,烘干黑压压的大衣,烘干凛冽细雪的味道,烘干这个门口试图潜入的所有冰冷与不堪。但是,我可能又不乐见这里出现任何火苗,翩扰的焰沿过于煽动,是诱惑的魔鬼;又或许,我将天使误会成了魔鬼,而我的结局是直接被神圣的烈火吞噬殆尽,不留白骨。

  我终究是进门了,她的锁从来挡不住我,我是直达深层的恶劣铁丝,没有声响的入侵她...

【致许墨】我们是彼此的温柔乡

  
  我在心里喊了一百次你的名字。许墨,看我,许墨呀。我不要你的花了,不要你分离与相见时刻的亲吻,我不要你的撒娇求情了,因为你没有好好做到答应我的事。偶尔我在深夜转醒,朦朦胧胧走出房间,又忽然在寂静的黑暗里感到悚然至极,我逃回房间,狼狈的撞进一片昏黄微光,你的指尖压在床头灯的开关上,你还是闭着眼睛,你说“跑慢点”;我在冰冷的十二月里学会如何与你热烈接吻,我便在一月问你凌寒是否让我的嘴唇不再吸引你,那天晚上枕头底下多了支护唇膏,你帮我抹上,亲了一口,说擦得太油了,又亲了上来,抵着我轻语:当你不再吸引我了,便是冬日大雪埋葬我白骨之后了;我在天明之前的任何啜泣,都能于一秒钟里忆起你说的那个失眠的人...

【恋与|许墨】潜龙勿用

  


——《潜龙勿用》
  
  

  
1.
  

  我一剑划破一人的腰侧,力道未缓,反手再砍向身后来者,破风声响,旋身之间不少空隙被我一占上风,伤就血溅。对方有仨,我愈发没有耐心,出剑几乎不经思考,却毫不吃亏。不是对手,还死缠烂打,我蹙眉,几乎就想出声怒喝滚蛋。
  

  就在我暴怒之下要砍死三人的时候,我听见一阵不入格却熟悉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我回头,果真瞧见许墨站在身后。

  
  他一脸僵硬,挤出微笑看上去想为我鼓掌。

  
  我没底气的手一抖,表情一怔。

  
  那三人跑了,连滚带爬。

  
  “⋯⋯不愧是将军之女,好身手。”

  
  我娇羞地红了脸,把剑一藏,胡乱抹了把脸上血迹,像个小女孩整整裙子,傻笑...

作为艾兰太太这次本子的guest,诚惶诚恐,开心不已🙏
也在此恭喜本子开售!


艾兰:



【恋与制作人同人志】《幻乐》·预售开启!

大家晚上好,之前筹备的我的本本终于可以面世啦!详情可见宣~


【微博设有转发抽奖,链接请点我】
转发并@ 一名好友
每100转抽1人付邮送 @戏宵子  明信片致幻一套
每200转抽1人付邮送幻乐个人志一本

【受注方式】
时间:4月19日(即明天)20:00PM-5月10日24:00PM
定价:65CNY
TB搜索店铺名-种田组-新品上架 感谢主催 @种田组 !...


【そらまふ】融雪细发

 
  
——《融雪细发》
  
 
 
  
1.

  

  见鬼了。
  

  まふまふ喃喃一声,两秒后又大叫一次,见鬼了!他惊悚的把手机丢得远远的,滚到巷子深处一隅,被昏暗吞掉,他再惊悚的瞪着那个方向,他甚至还能听见手机那头传来的奇怪声音,人声模糊,沙沙作响。
  

  他方才发现手机莫名连上一个人的通话。
  

  但是他没有拨打号码,更没有看见任何一通来电显示!完全没有,他很确定!
  

  他还无法挂电话。
  

  见鬼了。
  

  深夜的十月不见任何色彩,甚至沉沉甸甸冷了下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光线,弯弯绕绕进深巷,到了他脚边已是虚弱稀薄,却依旧纠缠。他连斑驳墙面都看不清,稍早哭红的眼睛仍肿麻着,脸庞却冰冰凉凉,鸮声还...

【恋与|许墨】远路

  

《远路》
   
 
  
  偶尔我会像这样,眨着酸涩的眼得知此刻为凌晨,床头灯没关,一片橙橘落入眼底,把棉被压得沉甸甸,喉咙有些发紧。所幸隔天公司放假,心态轻松,不必于深夜焦虑辗转得更加毛毛躁躁。
   

  床边没人,悠悠滚了三圈,我才慢慢从床上坐起身子。不经意瞄了眼床头柜,我发现除了忘记关灯,我还忘了吃药。
   

  希望感冒不要恶化,希望声音不要沙哑,希望没有鼻音,至少,在明天跟他通电话的时候好转就好……
   

  偏打了个喷嚏,我决定给自己泡杯热牛奶。深夜的地板有如收揽一窗的冰凉,我回头披件毯子,晃进厨房,半晌再晃进书房,像是看见救生舟一样的缩上椅子。
   

  我捧着发烫的马克杯,呼出一口大气...

表白太太🙏


静如瘫痪:



龙胆


脑洞来自p2


@柚熙 擅自用了太太的图🙏🙏🙏


下一页
©柚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