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熙

许墨 || そらる || 毒埃

爱人:N° || 心头肉:℃、朝茶

我是万分幸福的毒埃女孩,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发出了喜欢瑞比的声音



瑞比比:





磨蹭了两天画了的潦草漫画
我分镜超级差
因为是读了 @柚熙 太太的毒艾同人文《Dreams》的灵感,差不多是印象绘,各位有兴趣就去读读太太的文哇!!!!!!
以及谢谢太太给的授权
很潦草的漫画
这对真好
第一次用这种画风画,我这种辣鸡赛璐璐画师……【躺尸】



2018-11-11 6张图片 热度:820 #毒液 #毒埃 #venom #毒艾 #摸鱼

【毒埃】Yes, I do.

*电影向*


  

  Eddie直到新娘在众人的欢呼声下入场时,才在教堂的最后一排长椅上心虚地停止近乎打盹的放空。漫天的花瓣在他的余光里跳舞,耳边的情歌咬着最为重要的字句。他站起来加入大家的鼓掌,又在新娘走远时默默地回座,试图维持一个礼貌的微笑。

  

  这排座位只有他一人,没有人能够攀谈,甚至没有人在乎他脸上是否有那抹微笑,但Eddie并没有觉得不好——Eddie觉得太好了。这一整间教堂里他只熟识两个人,Anne,还有Dan,在最前面的几排长椅——对,他甚至连今天的主角都不熟,只能称作Anne和他的共同友人。但他还是参加婚礼了,原因有二,一是他承认他这个社交废在收到邀请函时被感...

2018-11-11 评论:25  |  热度:289 #毒埃 #毒液 #毒艾 #venom

【毒埃】Root

*电影向*

*被屏蔽了一次,虽然没有车*


  


  “听我说,我不是故意想这些的。”

  

  半夜三更,星期六,Eddie并不习惯一个人躺在床上做出这样的解释,也不乐意。但当他的唇舌一停止动作,异常敏感的神经放大每一处末梢的知觉,他的大脑无可遏止地高速运转,一帧一帧画面就像他曾经的报导工作那般清楚而完美地呈现。喔,他的天职。哪怕他们私密又禁忌,哪怕有人正无时差地与他共享任何想法──好,就是这个事实他妈的使他失去一切控制。

  

  他闭上眼,却清楚看见一张混合著他一生看过的恐怖电影的女鬼面容,看见公众下不被允许的爆炸,看见四溅的骨肉,看见电车上隐秘角落的性//事,看见最...

2018-11-07 评论:6  |  热度:131 #毒埃 #毒液 #venom #毒艾

【毒埃】Lover

*电影走向*

  


  这是Eddie交了个新男友的第二天。

  

  所以当他早上迷迷糊糊翻身撞上柔软的温度时,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对方着实按住他,揽紧他,摇晃他的肩,极其小心地掀开棉被又亲密地从身后捏捏他的脸,他才发现自己必须醒了,还有,不是在做梦。

  

  他双眼酸涩,却仍用力地撑开眼皮。

  

  身后根本没有人,就是一团黑色的东西。

  

  “不是'东西',Eddie。”熟悉的低音今天直接在身后响起,有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背上,“该起床了。”

  

  “我不晓得你会管我几点起床。”Eddie的声音非常沙哑——而且,还是这种叫法。他在心里想。

  ...

2018-10-28 评论:23  |  热度:737 #毒艾 #毒埃 #venom #毒液

【毒埃】Dreams

*电影走向*

五个Eddie的梦。

 


  
【1】
  


  他根本来不及挽起那头金发。

  
  当Eddie发现自己从梦里惊醒过来,纂着棉被的拳头像是被人拴上螺丝似的,他的后颈泛着一层薄汗,在冬天接近的夜晚忽然感到无处可逃的寒冷,头发睡得乱糟糟,狼狈地贴在他湿漉又苍白的脸庞上。他终于缓缓撬开了发疼的手,迷离之间在掌心中看见梦境里的戒指。但是没有,事实上那里什么也没有。

  
  Eddie几乎咕哝出声,甚至想在一个深夜里扰人地大声咒骂,不过那也只是想想,最后全数塞进粗重的鼻息。他有点不敢闭上眼睛,他现在还把梦境记得太清楚,一切都不合时宜。

  
  有东西冷不防拍了拍他的后背。...

2018-10-22 评论:12  |  热度:388 #毒埃 #毒液 #毒艾 #venom

【毒埃】Love story

*电影走向/大私设*

 

 

  “我们的第一次亲吻是在微光的森林里。”

 

  黑色的天空有陨星的痕迹,幽幽的莹蓝让Venom说了这样的开头。那座森林,他们的森林,当时泛着相似的颜色,还有他们的亲吻。Venom坐在一块微烫的大岩上,甚至用碎石拼凑一张桌子,几张板凳,板凳上坐着两只小怪物,是Venom最小的弟弟们。他们似乎差了茶具就能拥有一个下午茶会议,这是他从地球带来的礼仪。

 

  Venom几天前回来了,他的弟弟们有着好奇又惊喜的眼神。

 

  “不过当时我是利用了另一位女性的身体。”他补充,继续他的故事,“哦,那是位优秀的女性——雌性,你们知道的。她是Eddie的前女...

2018-10-16 评论:44  |  热度:661 #毒埃 #毒艾 #venom #毒液

【毒埃】Good night.

  


  “Venom,你要说话了吗?”

  

  他的右手在床头柜上敲了三下,像是敲门的声响。叩叩。Eddie怀疑自己一天下来已经呼叫对方超过百次了,但没有一次召唤成功,他也一度怀疑那头怪物是不是戛然离开他的身体,但他难以置信。首先,他的身子打从深处嗡嗡鸣啸着异常的饥饿,那是Venom带来的特有;第二,他就是不相信。叩叩,他躺在床上说:Venom,在家吗?

  

  第一百零三次。他隐约听见浴室滴滴答答,吊扇在他一个人的头上左摇右晃。

  

  幸好在他失去耐心之前这一切的异样总算有了下落。

  

  “……Eddie,饿了。”

  

  那个声音就在脑中冷不防回响...

2018-10-15 评论:25  |  热度:773 #毒艾 #毒埃 #毒液 #Venom

  不知孤鸿曾知倦,不知青山有迟夏,不知红豆落地是无声无息,不知三千弱水可否止于浣边相依,不知一梦黄粱终要人比瘦花黄。

  不知心悦一人会磕磕绊绊不月不妆不能自己。

  这时分许墨偏来了,悄悄以衣袖掩起小姑娘,轻声细语,他道:雪要融了。小姑娘仅来得及应:“岁末矣。”

  岁末矣,岁复盈,岁陈只为白首倚。

  他莞尔不答,又踽踽地远走。原来细雪都结到了他的眉目上了,沿途着实是融雪一片。长江不休了,风霜和扁舟无法再缘溪而上;山有木上枝发,枝有不言之香。

  许墨盲吗?他曾欲尝五味吗?他可寐吗?他何惧又何图?他理解小姑娘的念想吗?他钟意那条小径吗?不明白的事情又添了几簇,但小姑娘心想:...

2018-09-10 评论:1  |  热度:42 #恋与制作人 #许墨

【恋与|许墨】日落指尖


——《日落指尖》

  


  有些事情似乎必须经历掩埋与涂改方得眉目,水落石出,明明白白。我看着指尖上平滑的灰蓝色指甲油,在窗边微光下藏不起一丝猜疑,而被我这般仔细地瞅,它们忽然又显得乖巧不已,可灰蓝下缘暴露出指甲原色的一道鸿沟是无可挽回的铁证,它们分明一点也不安分。

  “我的时间好像被拨快了。”我告诉许墨。

  这是他出差回来的第三天,也是我第三次此般说道。许墨正轻轻挽着我的左手,低头帮我补上空缺的指甲油,这是需要耐心与谨慎的活儿,而他可能是全世界最适合在这个雨后初霁担负工作的人。如果我说出口了,他便会应:因为你是全世界最值得我在这个晻暧午后交付耐心的人。他的呼吸路过我的指尖,耐人寻味的...

2018-09-09 评论:3  |  热度:35 #恋与制作人 #许墨 #许墨x我

【恋与|许墨】潜龙勿用

  


——《潜龙勿用》
  
  

  
1.
  

  我一剑划破一人的腰侧,力道未缓,反手再砍向身后来者,破风声响,旋身之间不少空隙被我一占上风,伤就血溅。对方有仨,我愈发没有耐心,出剑几乎不经思考,却毫不吃亏。不是对手,还死缠烂打,我蹙眉,几乎就想出声怒喝滚蛋。
  

  就在我暴怒之下要砍死三人的时候,我听见一阵不入格却熟悉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我回头,果真瞧见许墨站在身后。

  
  他一脸僵硬,挤出微笑看上去想为我鼓掌。

  
  我没底气的手一抖,表情一怔。

  
  那三人跑了,连滚带爬。

  
  “⋯⋯不愧是将军之女,好身手。”

  
  我娇羞地红了脸,把剑一藏,胡乱抹了把脸上血迹,像个小女孩整整裙子,傻笑...

2018-05-13 评论:8  |  热度:101 #恋与制作人 #许墨 #许墨x我

© 柚熙 | Powered by LOFTER